所有栏目
14

转载:多重因素叠加 砂石供需关系短期失衡

2021/7/13

今年年初以来,我国砂石行业依然延续着“热火朝天”的繁荣景象。随着近期一批大型国企及水泥企业的“加盟”,砂石行业热度不减。尽管价格略有动荡,但丝毫没有影响投资者对该领域的信心,一大批新设立的砂石采矿权均以高价成功出让。据统计,2020年全国砂石消费量为178.26亿吨,同比增长1.39%。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之下,砂石骨料市场消费需求仍然保持在正增长区间,既得益于我国庞大的基础建设体量,也受益于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的推动。

所有商品的价格都离不开供需规律,砂石也一样。一边是我国如火如荼的基础设施建设,一边是天然砂石存量逐年递减,供需矛盾就像原本隐藏在水面之下的冰山,随着近年来生态文明建设推进和环保政策趋严逐渐凸显。同时,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和砂石资源的不平衡进一步加剧了矛盾,造成了区域性供需短期失衡。自2017年以来,全国砂石市场变化较大。主要体现在砂石价格持续上涨,并在高位“震荡”,局部地区砂石短缺蔓延至我国主要经济区,砂石高价、短缺成为行业普遍现状。

新老基建共同发力

市场需求不断攀升

来源:中国砂石协会,中泰证券研究所

在建筑、道路、桥梁、水利、水电等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用量最大、不可替代、不可或缺的材料就是砂石。据统计,在混凝土结构中,使用1吨钢材,需要6吨水泥、36吨砂石骨料;每千米高速公路砂石骨料用量为5.46万吨,每千米高铁砂石骨料用量平均为7万吨,建筑每平方米砂石骨料用量近1吨。近年来,我国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发展,对于建筑材料的需求也有所增长。目前,国内总体砂石供求关系表现为供不应求,特别是基建用砂尤为明显。

近期,多部委加快出台“十四五”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规划,按照适度超前的原则加大投资力度。地方也积极通过重大项目发挥牵引带动效应。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北京、天津、湖北、浙江、安徽等20余个省区市出台地方“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未来5年5G建设目标,加速推进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一批重大项目建设。根据中国信通院统计,在多重政策红利催化下,“十四五”时期“新基建”相关投资有望超过10万亿元。可以看到,“新基建”正在成为拉动经济的新引擎,砂石行业有望迎来新的机遇期。

城镇老旧小区改造也是“十四五”期间我国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之一。国家发改委、住建部于日前印发《关于下达保障性安居工程2021年第二批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的通知》,将保障性安居工程2021年第二批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约422亿元以投资补助方式切块下达,用于支持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和棚户区改造配套基础设施建设。而在此前的2月23日,国家发改委与住建部联合印发《关于下达保障性安居工程2021年第一批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的通知》,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296.93亿元支持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棚户区改造等保障性安居工程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安排194.98亿元支持城镇老旧小区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安排101.95亿元支持棚户区改造配套基础设施建设。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从地方来看,各省市固定资产投资不断发力,也为砂石的需求提供了有力支撑。二季度末,多地重大项目建设步伐日渐提速,湖南等多地区陆续有数千亿级规模的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不少地区还发布综合交通发展“十四五”施工图,数万亿元交通基建项目将上马。成渝都市圈和上海、海南、浙江等多地综合交通发展“十四五”施工图陆续出炉,铁路与轨道交通建设热度不减,机场等枢纽投资力度也将加大。日前发布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综合交通运输发展规划》指出,到2025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轨道交通总规模达到1万公里以上,其中铁路网规模达到9000公里以上。此外,广西明确建设“综合立体交通一张网”,力争完成“十四五”综合交通建设投资1.5万亿元目标任务;浙江提出“十四五”期间将实施2万亿元综合交通投资,基本建成省域、市域、城区3个“1小时交通圈”。

今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随着全国各地重大项目建设进度加快,对砂石等建筑材料的旺盛需求短期内不会“降温”。那么从供应端来看,又有哪些因素助推了部分地区砂石价格在一定时期内持续走高?

河道采砂“严上加严”

海砂淡化任重道远

目前,建筑用砂主要分为天然砂和人工砂两种,在混凝土中起到调节比例、填充粗骨料空隙的作用。天然砂指的是由自然条件作用而形成的,粒径在5mm以下的岩石颗粒,主要分为河砂、海砂和山砂。多年来,河砂长期用于建筑、混凝土、胶凝材料、筑路材料、人造大理石、水泥物理性能检验材料(即水泥标准砂)等领域。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日益加快,传统的天然河道采砂已造成砂石资源枯竭、水源污染、引发河堤安全等各种资源、生态和社会问题。而不合理的河道采砂行为会破坏水生生物栖息地及繁衍环境,造成附近水域水质污染,破坏水面景观,甚至可能影响河道堤防工程的防洪功能和涉河建筑物安全。

以自然资源丰富的广东省为例,全境共有大小河流1343条,各河流累计长度超过2.5万多公里,其中,珠江为中国南方的最大河流,支流众多,水量丰沛。河砂资源相对丰富,以往天然砂石供应比较稳定。但是,近年来全省多个地方开始对流域内主要河流干流与重要支流采取河砂禁采、限采政策,遏制过度开采,严厉打击非法采挖行为。有关资料显示,广东省2017年的采石场数量为1057家,到2019年年底,广东省还在生产的建筑碎石场仅剩392家。广州珠江口原有的5个合法采砂点已关停4个,48个洗砂场关停了41个,139个砂石堆场码头关停了111个。可以说,得以保留并维持运行的河砂采集场地屈指可数。

与河砂相比,海砂资源储备丰富,似乎是作为替代品的不二之选。目前,绝大部分海砂用于填海工程,如果在建筑领域应用海砂,必须要对其进行淡化脱氯处理,如果氯离子含量超标,时间长会直接影响建筑内的钢筋受到氯离子的腐蚀,影响建筑物的使用寿命及建筑物的安全。当前,海砂淡化的推广面临固体废物、废水排放、海域航道清淤砂的处理等亟待解决的问题,相关标准体系和扶持政策也有待完善。

2019年,全国海砂开采量约4.5亿多吨,产值约360亿元,对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由于各地建筑用砂需求量居高不下,且近年来内河与长江一带的河砂开采量急剧下降,而海砂开采利润相对较高、海洋作业管控难度大,导致本要被禁止的沿海海砂产业进退两难。如此一来,寻找传统砂石的替代资源,加强国内砂石储备就变得刻不容缓、势在必行。事实上,为解决“一砂难求”的窘况,国家近年来已经开始着手大力推广机制砂。

矿山开采“青黄不接”

机制砂石潜力可期

机制砂主要为机制山砂,其生产企业分布全国各地。可以说,有石头的地方就可以生产机制砂。机制砂的母岩(生产原料)主要为花岗岩、石灰岩、玄武岩、片麻岩等,主要矿物成分和化学成分与母岩一致。例如,花岗岩机制砂主要矿物为石英和长石,化学成分主要为二氧化硅和硅铝酸盐;石灰岩机制砂主要矿物成分为方解石,化学成分主要为碳酸钙。机制砂矿物及化学成分稳定,基本不含有机物。相比之下,天然山砂的成分复杂、有机杂质较多且含泥量较大。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矿山资源的管理,受到来自环境保护、安全生产方面的政策影响,各地政府加大了对石灰石矿山的管控、对生态保护红线的划定和对自然保护区的优化调整。部分地方政府管理部门对砂石矿山开采的管理采用了“一刀切”的简单做法:只关旧矿,不批新矿。记者了解到,即使是证照齐全正规运营的矿山,每逢空气质量出现预警管控等特殊时期,有关部门都会在第一时间以生态环境保护为由对露天矿山拉闸限电、停产停工。部分地区砂石矿山每年实际生产天数只能维持在200天左右,这在很大程度上又加剧了砂石供需矛盾。《关于促进砂石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指出,一些地方对砂石基础性、重要性认识不足,行业整治工作简单粗放,没有统筹好“堵后门” 和“开前门”的关系,企业数量产量明显减少,造成区域性供需短期失衡,价格大幅上涨,低质砂石进入市场较难,增加基建投资和重大项目建设成本的同时,影响工程建设进度并带来质量安全隐患,亟需采取措施妥善解决,并要求纠正没有法律依据实施长期全年禁采的“一刀切”做法,推动机制砂石产业高质量发展。生态环保部也多次强调,坚决避免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借口对所有企业采取“一刀切”关停的管控方式。

我国砂石矿山具有分布范围广、采选工艺简单、设计生产能力相对较低和运输半径短的特点。随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深入人心,各地方自然资源主管部门逐步关闭了部分落后的小型砂石矿山,开始统筹规划建设现代化大型机制砂生产线。据中国砂石协会会长胡幼奕介绍,我国新建砂石矿山建设周期一般为两年,最短也需要一年。也就是说,各地新建的生产线需要1至2年才能释放产能,这期间为空档期,老的淘汰的产能没有被新产能补上,市场表现为砂石紧缺。

图为已淘汰的甘肃兰州榆中县境内一家老旧砂石矿山生产线。 张占奇 提供

我国于2018年6月正式发布了煤炭、黄金、砂石等九大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对绿色矿山建设“六大方面”做出了具体要求。各地方也根据“九大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发布了本省的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如安徽、河南等。创建绿色矿山可以有效地解决环保空间的约束问题,同时与国家政策相适应,保证资源绿色、可持续开发。国内砂石矿山中,规模中小型的砂石矿山居多,可借鉴的绿色矿山建设经验较少。砂石矿山一般为露天开采,对环境影响比较显性,大面积的表层剥离容易给人留下“满目疮痍”的负面印象。由于砂石矿产的特殊性,在穿孔、爆破、采装、运输、破碎和加工等过程都有产尘点并伴有较大噪声,成为影响矿区环境的主要因素。同时,由于场地限制,小型砂石矿山存在物料随意堆放的现象,造成矿区整洁度整体较低。也有观点认为,砂石开采与加工都是物理过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和破坏性相对而言并没有那么严重。如果规划科学合理,开采依法规范,并严格按照绿色矿山标准建设,开采后的矿山生态环境很容易修复,甚至可以恢复成建设用地或基本农田。通过矿区环境和资源综合利用中的措施,基本可实现粉尘、废水和固废的减排。砂石资源作为我国重要的战略性资源,尽早创建绿色矿山成为砂石矿山发展的必由之路。

随着政策的逐渐完善和民众环保意识的增强,砂石行业的发展进入“机会和挑战”并存时期,砂石矿山的发展正逐步走向正规化、规模化、绿色化。2019年11月,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等十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机制砂石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到2025年形成完善合理的机制砂石供应保障体系;2020年3月,国家发改委联合十五部门印发《关于促进砂石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综合施策、多措并举,合理控制河湖砂开采,逐步提升机制砂石等替代砂源利用比例;2020年9月,国家发改委联合四部门出台的《关于扩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 培育壮大新增长点增长极的指导意见》,更是将机制砂列为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产品和服务。胡幼奕表示,随着各地机制砂石产能的逐步释放,砂石的市场供需基本上就能保持平衡。在业内各方的努力下,区域供需平衡、价格合理、绿色环保、优质高效的砂石产业体系也将逐步建立,砂石市场的稳定供应和行业健康有序发展将为“十四五”期间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平稳运行提供有力支撑。

(责任编辑:李佳婷)

凡注明来源水泥网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联系电话:0571-85871513,邮箱:news@ccement.com。(转载说明